http://c2.biketo.com/d/file/industry/business/2017-01-11/686c0f3c6cb3170205c68d577c143b3d.jpg

2016自行车行业最受争议事件回顾

时间:2017-06-29 21:30 分类:资讯 来源:点击进入 /public/images/article/buy_2.png

1月:国产功率计上市

1月31日,第一款自主研发并号称准确度堪比SRM的国产功率计PICA发布,为实现100%“中国创造”,创业团队舍弃了盘爪、花鼓等安置功率计的“传统”位置,发布会现场还公布了标准版的2999元,立志让“人人有功练”。只是临近发货日,PICA官方公司兔几科技宣布跳票延迟发货日期。过了国庆节,兔几科技再次召开新品发布会——市面上最轻的电动滑板车和最便宜的功率计。创始人陈峰(xixi)承认之前功率飞轮出货量低且经常跳票,自知此路不通的他们全面停止功率飞轮的出货,取而代之的是新发布的功率盘爪和功率曲柄。其中功率盘爪更是又比之前产品的价格低了一个档次,仅为2399元。有点不务正业的兔几科技后来还与野兽合作开发了立管避震系统。

总结:给创业团队多一些宽容和耐心,创业者也得懂得虚心纳谏。


2月:征途高调卖厂货“我把工厂包了为什么不比官网便宜”

CANYON大火,武汉征途单车售卖所谓的“厂货”CANYON。一位骑友识破其单车价格的蹊跷之处,“原价16xxx的架子只要9xxx”,而且在CANYON货期全面推迟4-5个月的情况下交期不到一个月,甚至还推出了全国第一台移动之星的Aeroad。随后数位骑友自发成团在Q群质疑征途,有心者咨询官网客服得知,征途所卖车架并非官网正品,其老板也不是CANYON中国代工厂老板,当时移动之星队版的Aeroad更不可能在市面流通。车友在贴吧撰文曝光其所作所为,引发吃瓜群众的抵制山寨潮。坊间还流传这样的小道消息:CANYON老厂质检不合格的产品被某些人以3000元/个的价格买下重新上漆流出辗转至武汉。据网友透露,该批次品在德国佬亲自把控质检的情况下被筛出来(那叫一个严格),全部碳布强度不够,有部分碳布层数不够,有部分裂痕和细节处理不合格。而事件的整个过程,征途先是打着代购名号卖货,后又自称“厂货”,宣称“包下整个厂子”,价格与官网全面接轨,被曝光后指责网友无根据抹黑。(整理自贴吧、微博)

总结:这年头有人称自己包了工厂不是卖山寨次货就是该吃药了。正品烧钱,山寨烧命。


3月:凯路仕亿元支持车店转型

“干它一半”的烈风再次叫板传统模式,宣布将为因给烈风整车提供线下服务而遭东家处罚的车店提供补贴,更将为想换门头的店主提供资金支持。烈风项目负责人接受美骑记者采访时表示,“烈风一向推广综合店的模式。在现在的市场环境,大家第一考虑的是生存,作为品牌商,我们首要考虑的是让车店生存下来。我们是替那些不敢吭声的车店(受东家制约)打抱不平。”

总结:黑猫白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


4月:全国车店在线联盟

车店生存不易,有识之士构筑了全国车店在线联盟,建设共享平台,进行资源重组,试图扮演车店的解救者,进而解决当前自行车行业萎靡不振的发展状况。目前已经在运营的三大平台主要有美骑家的单车街、自行车行业传奇人物唐方平创立的两个轮子联盟以及门店侠。这些新兴平台的出现大多得到车店的拥护,单车街试运营期间已吸引上千家车店入驻,两个轮子联盟初登场也有15个省的1000家终端店面进入。这些平台一方面提供了车店找产品进货的便利,也给一些初创品牌投入市场提供渠道,另一方面像两个轮子还提供终端店面的系统培训。

总结:一件起批,不用囤货,挺好。


5月:山寨品占了展会“门面”位置

中国展是国内最大的自行车展会,难免林子大了,鱼龙混杂,某些品牌高度模仿一些知名品牌,比如与美利达仅一字之差的美斯达,成为这届展会被痛斥的对象。

总结:嘿嘿,无巧不成书。

5月:索罗门高调营销

干露露露到中国展是唯一一件从一发生就被人念叨到年底的事件,无奈实在太具话题性太辣眼睛,小编想绕开都难,索罗门一笔营销费赚足口水,应该也蛮值。他家同样高调且令人印象深刻并长期被美骑网友挂在嘴边的还有28万神车事件,只不过已经是前年的事情。估计很多品牌的市场部开会要痛批下属,“看人家一炮而红,一次营销顶三年。”

总结:肉感过气网红为索罗门站台,想不红好难!


5月:电单车盘踞展会

严格来讲,该品类车型已成为贯穿全年展会的现象级产品。基本上电动助力车或者称电单车已在各大展会泛滥,哪个品牌商再不把自个手头上的几台电单车秀出来,马上会被归为跟不上时代脚步的老古董,随着轻客、小米等外来品牌的加入,混战更加激烈。但车友居多不接受这个车型,称其四不像、鸡肋。

总结:车友相轻,自行车圈鄙视链多了一节,用膝盖的瞧不上用电的。

6月:BMC上管门

北京一骑友发帖称自己用14年入手的BMC TM01刷街等红灯时,一只腿放在上梁后听到异响,下车检查发现上管裂开3厘米左右,骑车回家途中上管又裂开了20厘米左右。他第一时间联系RACE车店,车店一开始回复称BMC上管开裂厂家都不质保。后在该骑友的交涉下,RACE车店联系铁兴及瑞士BMC,期间剧情跌宕起伏,终于得到回复,将车架上管锯下来寄回瑞士。BMC成为年度上管最脆弱的品牌,动辄被黑。

总结:再也不敢让女朋友坐上管了。

7月:鸟蛋倒闭智能单车偃旗息鼓

鸟蛋

菜鸟科技在运营一年多之后宣告停止运营,成为智能单车领域首个宣告退场的团队。2016年传统业界对智能单车的抵触情绪没有产品概念刚提出来那么激烈,但各个创业团队却似乎少了一开始的冲劲。BICI转投行者,乐视的超级自自行车以及其他品牌也因种种原因再无新品,智能单车浪潮退下。

总结:乐视体育副总曾说,不用和不看好智能单车的人做朋友了。现在朋友确实做不成了。

9月:共享单车大火摩拜完成2.15亿美元D轮融资

经典的摩拜一代

4月上海上线,9月刷爆京城,D轮再融2.15亿美元,摩拜已成为2016年新崛起的吸金公司,另一共享平台OFO也宣布完成了1.3亿美元C轮融资,除此两家,小鸣单车、优拜单车、骑呗单车、BLUEGOGO、小鹿单车等团队相继进入市场。共享单车不仅成为资本争相追逐的项目,在大众媒体间引起轰动的舆论效应,路上越来越多的人骑着共享单车,这个新事物也逐步影响中国的自行车市场生态。

总结:共享单车用半年时间就天下皆知,运动自行车花了十年还是小众运动。

10月:捷安特和SPECIALIZED闪电召回事件

十月上旬,捷安特和SPECIALIZED闪电两大重量级品牌先后发布召回公告。捷安特召回部分2008年8月至2015年9月期间制造的前轮制动为碟刹的自行车,中国大陆地区受影响的自行车数量679366辆。SPECIALIZED则召回所有2016款Venge ViAS配置轮圈刹车的车架。本来这应该算是行业的一大进步,有车友却怀有负面情绪,怀疑厂商的设计能力和品控,甚至认为有炒作成分。其实厂商时隔多年才发现产品的设计缺陷,而在出厂前未能检测出来与很多未能估计的环境和人为因素有关,也因为技术的革新,产品的成熟,厂商多年后才意识到以前的问题。

总结:中国相关的制度及标准尚未健全,先行者已经起到带头作用,但如果企业不够自觉,代价落在谁头上呢?

10月:闪电车架与骑行台

SPECIALIZED闪电在其产品召回通告中附上骑行台使用注意事项,建议广大车友不要在固定式骑行台上使用复合碳纤维材料自行车。该说法与大多数车友固有的认知有所偏差,不少人表示“第一次听说不兼容骑行台的车”。美骑小编随后采访多个品牌,各方说法不一,大多建议若使用一般的固定式骑行台应选用铝合金车架,或者直接使用特殊设计的骑行台进行室内训练。

总结:吃惊!骑行台上别摇车了。

11月:野兽推出共享单车融资1.5亿

野兽

野兽是想着把通勤和运动都握在手心里?

11月17日,主打智能自行车硬件的野兽骑行火速完成1.5亿的B轮融资,并推出BLUEGOGO加入共享单车的竞争中,大举进驻深圳、广州两大一线城市,表现出不小的野心。2017年1月3日,野兽出人意料地携其全新系列Unicorn登陆美国著名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与此同时,京东官方旗舰店也同步开放预定。虽然上一代的车款频繁跳票未能及时发货,野兽在新迭代的产品上给出了诚意。发力通勤代步以及运动市场,野兽是想干票大的?

总结:野兽这次押到宝了。


12月:罹难家属状告同伴一审宣判败诉

罹难

近期广受骑行圈关注的案件。北京一车友与骑友外出骑行发生交通意外,因重度颅脑损伤不治。一年后该车友家属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为由,上诉至门头沟法院,起诉北京市自行车运动协会及骑友,要求赔偿各类损失约147万余元。该案经过多次庭审,一审宣判:户外活动参与者应对风险应有足够认知,群众性活动组织者有一定组织救助义务,但应适度,否则会抑制骑行等户外活动活跃性及行业发展。驳回原告请求,被告胜诉。

总结:开开心心骑车去,万无一失回家来,老婆孩子暖炕头。


12月:昆明羊圈赛道毁坏事件

昆明有着全国各地艳羡的速降赛道和气氛良好的速降骑行圈,年末却发生一系列令人不悦的事情。卢彬彬被打以及羊圈赛道毁坏等一系列事情为当地的骑行圈添了阴霾。昆明羊圈赛道质量称得上全国首屈一指,16年下半年昆明市西山区小青龙山地自行车协会发布公文表示小青龙赛道和练习包场已经竣工,同时“俱乐部也已经取得管理该包场及赛道的相关资质和法律认证”,为有更好的保障,开始实行会员收费制。该协会随后推出管理细则,按照车友对羊圈和小青龙赛道做出的贡献大小给予不同程度的优惠,有车友透露收取的费用并不足以承担赛道维护的费用。速降赛道进行专人专项管理,引进商业模式有助于发展自行车速降运动。紧接着不同的声音出现,有质疑修路方占山为王,质疑其土地使用权及收费的合理性,也有质疑方案。卢彬彬作为在国内小有名气的车手,也是一名修路专家,长期混迹于昆明宝珠寺的两条赛道间,据了解,在这次的赛道收费事件上他曾在网络指责小青龙协会,与修路主导人即小青龙协会的李东父子积累了矛盾。2017年1月2日,卢彬彬在羊圈骑车后到车行找摩托车钥匙,拉开抽屉被李氏父子发现,称卢意图偷窃,双方发生争执并产生身体摩擦,导致卢受伤入院。后小编从微信群图片得知,羊圈赛道遭到毁坏,林业局等部门介入。

总结:天下车友一家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来源:网络

整理:pomelo